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上京情 ( 未十四 / 著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听雨轩
    “等过几日我们去别院住几天吧。”谢婉华抿着嘴,拉起长宁的手。

    长宁自然知道华姐姐是关心她,也对谢府最近的事情有所耳闻,沉吟片刻便点头。

    谢婉华见长宁应了,拍了拍长宁的手:“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日回去我便给你下帖子,可不许不接了。”

    “嗯。”长宁知道谢婉华说的是前些天谢府来人邀她去别院泡温泉的事。

    当时长宁还在为花枝的事情伤心,再加上龙脉图的事情,实在无心游玩。

    说话间,宋府大门口走出一位年约三十左右的嬷嬷。

    秦嬷嬷见到长宁、谢婉华二人便笑着上前行礼:“奴婢是夫人身边的秦嬷嬷,见过长宁郡主、谢小姐。”

    长宁的视线在秦嬷嬷身上打了个转儿,笑容高深。

    秦妈妈一声浅蓝色绸衣,颜色虽浅,但袖口处却又好几处暗纹,看上去既没有出挑,也不显得素净。

    看样子静安候府还是顾忌着皇家颜面的。

    “秦嬷嬷不必多礼。”谢婉华敛去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道。

    大哥与宋倾城的亲事对谢家而言并不是什么喜事,虽然能借此让宁文帝安心,可牺牲的却是大哥一生的幸福。

    因此每每要与宋府打交道的时候母亲都懒得出面,这一次也一样,由她与大哥代表谢府来一转。

    “今日女眷的宴席设在听雨轩,劳郡主与谢小姐随奴婢过去。”秦嬷嬷笑得温和,一个是定安王府的未来世子妃,即使皇后死了依旧风光的长宁郡主。一个是未来大小姐夫家的嫡小姐,任意一个都容不得她马虎。

    “客随主便,烦请秦嬷嬷带路。”长宁看了谢七一眼,不动声色道。

    秦嬷嬷引着长宁一行人进到宋府。

    静安候府当年也是极其风光的人家,因此宋府的庭院修的极为大气,九曲回廊连绵不绝。

    长宁绕过小花园,视线渐渐开阔起来。眼前是一方湖水,湖水中心立着一座三层高的小楼。

    极目望去,小楼大门口上书:听雨轩。

    长宁放出视线,环视一圈,四周全是湖水,唯有乘船到湖中心。

    “静安候府竟有这等好去处,今日实在让本郡主大开眼界。”长宁眼中飞快闪过一丝精光,抿着唇。

    这样的地方,确实风景极美。

    谢婉华闻言也不由多看了一眼屹立在湖中心的听雨轩,目光中闪过一丝深思。

    秦嬷嬷脸色不变,笑道:“多谢郡主夸奖,请郡主、谢姑娘随奴婢上船。”

    长宁的视线随秦嬷嬷看过去,见湖边不远处停了几艘小巧精致的画舫。

    待长宁一行从画舫下来,听雨轩已经有了不少人家。

    因着当日隆恩殿的那一场刺杀,上京不少人家的主母殒命当场,但今日凡是接了帖子的人家即使没有主母,也派了人来。

    这也看在静安候府与谢府的亲事上。

    静安候府本就该落寞了,可偏偏瞎猫撞见死耗子攀上了谢家这门亲事。如此一来,只要在大事上宋家不含糊,这靠着谢家便可保宋家未来三代无虞。

    “长宁郡主,谢家大小姐到。”

    听雨轩中有一瞬间的安静。

    宋夫人坐在首座笑道:“长宁郡主可真是稀客啊。”

    这话说得,哪里像是当家夫人的样子。

    谢婉华蹙眉,早知这静安候夫人是个什么德行的人,每次一见还是能刷新她的三观。这当娘的都是这么个德行,那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谢婉华不由暗暗替大哥叫屈,这都什么人家啊。

    正想说什么,却被长宁用眼神止住。

    “宋夫人似是不欢迎长宁。”长宁立在堂中,笑吟吟道。

    宋夫人眼中飞快闪过什么,不得不按捺住一见长宁就上火的心气,缓和了神情赔笑道:“哪能啊,郡主大驾光临真是令我宋家蓬荜生辉,请郡主上座。”

    今日之前公公特意叮嘱过,不可在寿宴上生事,若是搅合了他的大事,他饶不了她。

    宋擎那老东西一直看不上她,可她却需要宋擎的承认,是以今次也是打定了主意将这寿宴办的漂漂亮亮的,她也不是除了唱曲什么都不会的。

    更何况今日到现在为止,除了在看到长宁时下意识想要刺上两句其他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宋夫人看了秦嬷嬷一眼,秦嬷嬷接过眼风,上前道:“郡主请上座。”

    长宁也不推辞,径直坐在了首座下排第一个座位上。

    宋夫人噎了噎,原本准备的客套话也说不出口,讪笑道:“看茶。”

    茶是御前的贡茶,年前宁文帝才赏给宋府的。

    江南的雨前春,拢共也就得了两斤,宁文帝照常赏了一斤给傅殊,想不到静安候府竟也有份。

    长宁请启茶盖,随意拨了拨茶叶,清澈的茶水顿时泛起一阵涟漪。

    视线在堂中扫了扫,约莫已经到了七八位夫人小姐了,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不少熟面孔。

    左夫人肖氏见长宁坐下,笑道:“好久不见郡主了,郡主别来无恙?”

    “劳左夫人挂心,长宁一切都好。”明面上,肖氏的嫡子是长宁接生的,因此也算熟悉。

    见了面自然得寒暄两句,并不碍事。

    左冰双站在肖氏身后,抿着唇无声的冲长宁点点头。

    长宁笑得不动神色。

    众夫人上前见礼,皇后虽然死了,可长宁好歹还是亲封的长宁郡主,因此这礼不得不行。

    “臣妇见过郡主。”

    张夫人带头,众人一起向长宁行礼。

    长宁侧过身子,她到底年幼,若是受了全礼,难保不会传出什么闲话来。

    “今日我们都是静安候府的客人,没有那么多虚礼,夫人们快请起吧。”

    张夫人见长宁态度谦和,倒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喜爱。

    “郡主近来可好?”

    长宁从宋烨口中对张御史有几分了解,自然听说过其刚正固执的秉性,活脱脱就是第二个裴正清。

    因此对张夫人也格外耐心:“夫人叫我长宁便可。”

    “长宁丫头,听闻裴府近日喜事颇多,我这边也没准备什么贺礼,待回府后必派人将礼物备好送去裴府。”她与秦氏性情颇为契合,虽然已经多年不联系了,可心中还是记挂着。

    :。: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