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阴阳师之式神别哭 ( 墨雪二十二 / 著 )
正文 第两百二十四章 雪夜温酒
    阎魔没有和芦屋道满起冲突。

    但是,即使这样,芦屋道满还是发现了躲在暗处的阎魔。

    “嘿,你也是鬼吧?”

    芦屋道满本来是在一座空无一人的破旧房子里,而且那个时候,阎魔还没有出来。

    所以芦屋道满突然说话,是一件让人奇怪的事情。

    “难道……被发现了吗?”

    阎魔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也不由的这么怀疑到,毕竟整个房子里,除了自己和芦屋道满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的生灵了。

    甚至连动物什么的也不存在。

    所以,一定是在跟自己说话吧。

    阎魔缓缓先出身来,毕竟被人发现了的话,继续躲着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可以发现我?”

    阎魔看着面前那个头发花白,衣衫褴褛的老人,向他问道。

    “嗯,可以看到你啊,不过你似乎和那些小鬼有一点不一样,一定是一只很厉害的鬼吧。”

    芦屋道满看着阎魔,缓缓说道。

    芦屋道满说话时候,一直都是坐在地面上,面前放着一壶酒,此刻酒正放在炉火上温热。

    阎魔与芦屋道满相遇,是在一个下着雪的冬天夜晚。

    “你也是一个很厉害的阴阳师。”

    阎魔看着芦屋道满,淡淡地说道。

    阎魔遇到过的阴阳师其实还是很多的,毕竟阎魔就生活在那样的一个时代里。

    在那个时代,阴阳师到处都是。

    当然有一些是假的,也有一些只是会一点点的阴阳术,就妄自以阴阳师自称。

    不过不管怎么说。

    芦屋道满都是阎魔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厉害的一个阴阳师。

    这个仅仅凭感觉就可以感觉出来。

    芦屋道满和其他的阴阳师是不同的,具体什么地方不同,这个有些难以描述。

    总之,在芦屋道满的面前,即使是阎魔也不敢随意的发起攻击。

    “既然已经来了,那么坐下来陪我一起喝酒吧。”

    芦屋道满看着阎魔,笑起来的时候,嘴里的黄牙就露了出来。

    真是一个邋遢的老人啊。

    阎魔走到芦屋道满的面前,然后坐了下来,这并非是听芦屋道满的话。

    只是这个时候,阎魔看着已经煮热的酒,和屋外缓缓飘落的雪花,突然想要试试这个老人的到底会藏有什么样的好酒了。

    至少,在这样的一个寒冷的夜晚,哪壶冒着热气的酒是诱人的。

    芦屋道满先给阎魔到了一杯酒。

    即使是阎魔也没有看出,芦屋道满是从哪里拿出来的酒杯,好像只是伸出手,然后酒杯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雪,月亮,热酒,真是享受呢。”

    芦屋道满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拿起酒杯淡淡的说道。

    芦屋道满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看着窗户外面缓缓飘落的雪花,好像有些痴迷于外面的景象一样。

    阎魔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邋遢的老人,既然还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是啊,这样的夜晚,确实让人很舒服。”

    阎魔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酒杯靠近阎魔的红唇,带着一股温热的灼烧感。

    “啊……”

    阎魔轻呼一声。

    热酒流入喉咙的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激动呢。

    或许,激动这个词用在这里并不是很适合。

    但是,阎魔此刻也想不到其他更加合适的词了。

    “怎么样?”

    芦屋道满看着阎魔,向她问道。

    “酒很香,真是难得的好酒呢。”

    阎魔回答道。

    芦屋道满听了阎魔的回答,不由的笑了起来,不过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窗外的雪与月亮。

    雪花在月光下飘落。

    四周一片静谧。

    仿佛连雪花落在地面上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其实啊,这只是很普通的酒,你觉得这酒好,不过是因为现在的环境好,气氛好,以及你内心深处的某种感觉造成的。酒只是一般的酒,但是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心情下,酒的味道也会发生改变,或者说,是喝酒的人对酒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芦屋道满突然说道。

    “原来只是普通的酒啊……”

    阎魔心里有一丝惊奇,不过也马上接受了。

    毕竟芦屋道满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而且芦屋道满说的也是有一些道理,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如此。

    不仅仅只是面前的酒,某些事情,某些话语,都是这样的。

    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心情之下,这些原本一样的东西,就会发挥着不一样的作用。

    “你的酒杯空了。”

    阎魔看着芦屋道满,伸手准备去拿酒壶,给芦屋道满倒酒,毕竟之前的时候是芦屋道满给阎魔倒酒的。

    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年长的老人。

    给一个女人倒酒,在这样的时代,其实还是有一些不合适的。

    一般的人也一定不会这么做,不过芦屋道满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一般,就好像直接将阎魔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一般。

    正因为如此,阎魔此刻给芦屋道满倒酒,也就没有什么不妥的了。

    芦屋道满好像没有听到阎魔的话一般,将手伸向了自己的酒杯,在酒杯拿到半空中的时候,借着窗外的月光,阎魔看见,芦屋道满的酒杯里,突然又有了酒。

    芦屋道满将酒倒入自己的喉咙,目光依然看着窗外的雪花和月光。

    脸上是享受的表情。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呢。”

    阎魔看着芦屋道满,不由的说道。

    就这样,阎魔陪着芦屋道满喝了整整一夜的酒,两个人都没有喝醉,不过也都已经半醉了。

    半醉的时候,看到的一切都变的朦胧起来。

    所有的一切都变的更加不真实,也更加美丽了,在朦胧感之中,我们目光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经过自己想象而产生的。

    在想象之中,我们主动将不好的去掉了,然后替换成了美好的东西。

    所以朦胧是一种美。

    ……

    黑色的宫殿之中。

    酒吞童子和熏他们静静的站在阎魔的面前。

    阎魔收回思绪,目光落在了酒吞童子的身上:“既然他费劲心思将你复活,一定会有原因的吧。”

    “嗯,不过,现在芦屋道满已经死了,原因也没有人知道了。”

    酒吞童子淡淡的说道。

    虽然酒吞童子也很想知道芦屋道满复活自己的真正原因,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

    “酒吞童子,现在你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我们就一起合作吧。”

    阎魔看着酒吞童子,淡淡的说道。

    阎魔知道,熏既然可以将酒吞童子带到这里来,那么这一定是酒吞童子自己想来的。

    所以阎魔也不浪费时间,直接说出了最重要的东西。

    “合作?”

    酒吞童子看着阎魔,向她问道。

    “是啊,我们都是鬼族的,虽然有一些不同的地方,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鬼族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繁荣。我们作为鬼族的头领,就应该担负起复兴鬼族的大任。“

    阎魔认真的说道。

    阎魔一个人找到地狱这个远离人类的地方,然后在这里不停的聚集鬼族成员,现在已经渐渐发展壮大了起来。

    她做这一切,毫无疑问是为了整个鬼族。

    不然的话,阎魔也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这个地方了。

    “鬼族的繁荣?”

    酒吞童子笑了一下,然后靠在了一根柱子上,满不在乎的说道。

    “嗯,酒吞童子,难道你不愿意吗?”

    阎魔看着酒吞童子,向他问道。

    这个时候,阎魔的语气有一些冷,毕竟,酒吞童子的实力,阎魔多少是知道一点的。

    当然,这都是来源于酒吞童子流传下来的那些传说。

    这样强大的一只鬼王,既然一直都沉溺在独自的享乐之中,一直都没有想要让鬼族变的强大起来。

    对于这样的人,阎魔是有一些看不起的。

    “有一点不愿意呢,毕竟我好不容易复活了,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都没有去做,现在就让我为了鬼族的繁荣而禁锢自由的话,实在是太无聊了。”

    酒吞童子看着阎魔缓缓说道。

    这个时候,阎魔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缓缓走下阶梯,来到了酒吞童子的面前。

    般若和夜叉原本打算拦下阎魔的。

    但是被酒吞童子示意让开了。

    “酒吞童子,如果你还是如以前一样,那么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地狱不欢饮你。”

    阎魔看着酒吞童子,冷冷的说道。

    这个时候,阎魔距离酒吞童子已经很近了,几乎都要贴在酒吞童子的身上了。

    阎魔的身高,大概直到酒吞童子的肩膀。

    这只是因为酒吞童子太过高大了,而不是因为阎魔太矮。

    阎魔的身高属于那种正常成年女性的身高,不过带着一丝御姐的气息,很少会笑。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走了。”

    酒吞童子依然还是靠在柱子上,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对阎魔这么说道。

    酒吞童子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还是让阎魔很生气的。

    不过这个时候,阎魔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毕竟酒吞童子都已经这么说了。

    即使阎魔想要让酒吞童子留下来。

    以阎魔的性格,也不可将挽留的话说出口的。

    “嗯,你走吧。以后都不要来了。”

    阎魔看着酒吞童子,淡淡的说道。

    熏站在一旁,脸上是一脸复杂的表情,毕竟酒吞童子可是熏辛辛苦苦找来的。

    原本以为,只要将酒吞童子带到这里来。

    那么一切就都已经成功了。

    没有想到,阎魔和酒吞童子两个人既然会闹成这样。

    “夜叉,般若,我们走!”

    酒吞童子看着夜叉和般若,向他们说道。

    酒吞童子说完,就向着之前来的路,返回了。

    “酒吞童子大人,……”

    “熏,让他走吧。”

    阎魔阻止了熏去追酒吞童子,两个人看着酒吞童子的背影静静消失在视线之中。

    ……

    “阎魔大人,为什么要让他离开啊?酒吞童子明明那么厉害,明明是我们需要的人,为什么要让他离开啊?”

    熏看着阎魔,有些着急的问道。

    毕竟就酒吞童子他们已经走了有一会儿了,如果还不去追的话,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走出地狱了。

    那个时候,再想去找酒吞童子的话,就很困难了。

    “熏,以后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阎魔看着熏,目光肯定的说道。

    虽然熏并不能明白阎魔为什么这么说,不过脸上还是变的安心了起来。

    毕竟,阎魔从来都没有在熏面前撒谎过。

    而且阎魔说的话,从来都不会开玩笑。

    既然阎魔这么说了,那么酒吞童子一定会回来的。至少在熏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酒吞童子他们离开之后。

    整个宫殿之中就只剩下熏和阎魔两个人了,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阎魔大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在你身边,你还好吧?”

    熏看着阎魔,向她问道。

    “一如往常,这么多年来,都是一个样子,即使是想要出来什么事情,让生活变的有些波澜,都是奢望。”

    阎魔的眼中有一丝的落寞。

    “阎魔大人,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我们鬼族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享受着外面的月亮,细雨,微风,春花,冬雪……”

    熏看着阎魔,缓缓说道。

    “希望如此吧。”

    阎魔轻轻叹息一声,然后说道。

    在地狱之中,其实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的。

    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着,无疑是一种很痛苦的事情,毕竟每一天都是一个样子。

    而且还是一直呆在一种窒息的,压抑的环境之中。

    虽然不会死去,但是这些难受的感觉,还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的。

    “熏,好想地狱之中,也能有一些花草之类的东西啊。”

    阎魔看着熏,目光哀伤的说道。

    阎魔也只有在熏的面前,才会这个样子,露出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柔弱的那一面来。

    地狱里没有风,没有雪,也没有太阳与月亮。

    这些东西对于阎魔来说,实在是太过奢侈了,阎魔也不敢去奢望地狱之中会有这些东西。

    但是,一棵小草,一朵花。

    这样细微的东西,阎魔还是有时候会偶尔想想的。

    熏在走在那条黑水河岸的时候,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如何河岸上有一些植物,那该多好啊!”

    手机屏幕今天已经到了,七点钟下班,自己一边看着视频教程一边换手机屏幕,差不多花了三个小时,在最后看到手机屏幕好了的时候,太过激动,加上舍友和我说话,自己就有点飘了。结果手下用了点力,屏幕给我给按碎了……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