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醉惹澜茵 ( 几点浓墨 / 著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夜
    杨天逸一听莫澜茵这话,跳起来指天发誓道:“对天老爷发誓,我杨天逸可从没对她好脸色过,怎么说是我迷惑她了?分明是他粘上我了,我甩都甩不掉,要说委屈,我才委屈呢!”

    “行行行,你委屈!我知道了!”莫澜茵把人拉回来重新坐下,问:“如今怎么办?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咱俩的卧房,干什么让她进来?”杨天逸瞪大眼睛,一副坚决不同意的态度。

    随后她想了一下,提议到:“要不,让她们主仆去外面客栈住?”

    “那怎么行?好歹今后是你名义上的女人,哪有把人往外面安排的理?”

    “咱家里实在是没空余的房屋了不是?”说完,杨天逸眼睛一转,计上心来,道:“要不这样吧,今晚我跟娘子睡,让她睡隔间,就是春兰他们值夜的榻,给她将就一晚,正好青烟春兰歇一夜,反正晚上她只是个摆设!”

    “既然她睡隔间又不是睡这屋里,做什么你要跟我睡?睡你的榻去!”

    “不是的娘子,虽说她睡隔间,可保不齐她什么时候就突然闯进来,要是她看到咱们各睡各的,保不齐就以为咱们夫妻感情不和,再生出什么心思来,或者节外生枝什么的,多烦人,反正也就一晚而已!”

    “什么节外生枝?我身负双重重孝,与你分床睡不是正常吗?”莫澜茵盯着杨天逸威胁到:“你今晚跟我老实点,你若敢动半点歪心思,我哪怕堵了你的嘴也要把你踹地上去!”

    杨天逸被恶狠狠的威胁吓的像啄米的小鸡一般直点头,忙举手保证到:“娘子放心,我保证老老实实地睡觉,不动半点歪心思!”

    “那就让她睡隔间吧!”莫澜茵一锤定音。

    至于她带来的一个丫鬟一个婆子,这倒好安排。

    下人屋里随便打个地铺,或者挤挤也就是了。

    所以,真正让人犯难的也就是曹美凤一人人而已。

    现如今,把她的住处解决了,也就万事大吉了。

    杨天逸原本的小心思被莫澜茵识破,虽然有些失望,却也并不灰心,想着来日方长,再慢慢谋划吧。

    说定了对曹美凤的安排,莫澜茵让春兰去把人领到正堂去。

    不是非要她喝茶吗?

    谁怕谁?

    莫澜茵与杨天逸一起,施施然的去了正堂,一路边走边说,当真是把见曹美凤是顺带的。

    曹美凤今日的装扮还是比较隆重的。

    通身做新嫁娘妆扮,水红的嫁衣做工精致无比,满头的珠翠也是富贵至极。

    想来也是曹母为女儿费尽了心思,虽说拗不过她非要与人为妾,却也是一片慈母心,尽量让女儿好过一些。

    杨天逸与莫澜茵在上座坐好,曹美凤便规规矩矩的上前行礼:“妾,曹氏,拜见少爷,少奶奶!”

    当真是被专门的教养嬷嬷指导多年的,这规矩是再严谨不过了,没出一丝半毫的差错。

    “嗯!”莫澜茵点头应了一声。

    杨天逸也没吱声,只干看着。

    待小丫头送了茶进来,曹美凤在莫澜茵面前,半点没为难的就跪了下去。

    她端过茶碗举过头,恭恭敬敬的喊:“少奶奶,请喝茶!”

    莫澜茵看着这个要死要活非要闹着做人小老婆的千金小姐,突然对她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同情。

    兴许这就是那种传闻中,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女子。

    就像在之前那个时代,有女人甘愿为了某个男人十月怀胎相夫教子一般。

    在旁人眼里这些女子的做法也许是颇为不耻。

    可人家自己却认为是在一直坚持自己的理想。

    区别就在于各人的理想不一样而已。

    她曹美凤的理想就是成为杨天逸的女人,哪怕仅仅是名义上的妾室她也不在乎。

    莫澜茵也有自己的理想。

    前世,她的理想是当一名顶顶优秀的顶尖精英特工。

    而如今,她想的也是能有一天能回到前世的那个时空,继续当她的精英特工。

    只不过,要先把莫家的仇人给弄死了再说其他。

    莫澜茵接过茶碗,十分豪迈的喝了个干净。

    谁都没料到她会如此的干脆就喝了茶,让堂上的所有人都出乎意料。

    他们以为,她至少应该稍微为难为难这个新进门的妾室才对。

    毕竟曹家可不同别的小户人家,曹美凤是有娘家撑腰的。

    这样强势的妾室,今后可不好随意拿捏的。

    这样的妾室,此时不为难,更待何时?

    “行了,起来吧,今后在大佛寺好好为祖父诵经祈福,等五年后夫君自会安排人接你回来。”莫澜茵交代春兰:“今夜天已晚,城门已关,人也出不去了。曹姨娘就安排在你们值夜的隔间将就一晚,你们就不用值夜了,正好歇息一晚。至于曹姨娘带来的人,你们看着安排着挤挤吧!好了,通知厨房,开饭吧”

    “是,少奶奶!”春兰领命带着人下去了。

    开饭的时候,曹美凤作为妾室,自是没有资格与少爷少奶奶同桌而食的。

    本来她应该站着伺候少爷少奶奶吃饭。

    但莫澜茵一是体谅她一个新进门的小妾不要太辛苦,另一方面又是不想看到她在眼前晃荡。

    因此免了她的伺候,只让她在另一边的小桌子上自己单独吃饭。

    曹美凤第一次体会到做妾的委屈,虽然难过的想哭,但她忍了。

    晚上,曹美凤本想尝试着做一个合格的小妾,想要伺候着郎君主母就寝。

    不想,却被杨天逸命令发话,不许她踏进主卧房半步。

    曹美凤望着那隔着一道帘子的另一个房间,听着里面传来的声声低语嬉闹,心里更是酸涩的像是打翻里五味瓶,各种滋味冲刷着她。

    她知道,能进这福寿园,能隔着帘子听到他的呼吸,这都已经是她低三下四的强求来的。

    她本该劝说着自己知足的。

    可此刻,她还是难受的厉害。

    贴身丫鬟伺候着她梳洗躺下,她哪睡的着。

    她努力的支起耳朵,仔细的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到探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这一夜,曹美凤过的无比的艰难。

    这是她为妾的第一夜。

    :。: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