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皇帝 ( 子木 / 著 )
正文 第四百四十零章情久需进
    跟着钟灵,来到了终南县伯府。

    说实在的,李泰不是第一次来到钟馗的家。

    县伯府不大,四周也是贵族府邸。

    几名奴仆,赶紧迎了上来。

    “这位是魏王殿下。”钟灵微微一笑,说道:“殿下来临,速速取些酒菜来!”

    李泰的变化太快了,若不是经常相见,还以为他是另外的人呢。

    “喏!”

    一名侍女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忙活了起来。

    虽然钟家起于百姓之中,但是成了贵族,家里面也是得备着几名奴仆的。

    这一点也不奇怪,家中没有奴仆,还如何叫贵族?

    哪怕是商人家中,也都还养着奴仆歌姬呢。

    大唐的奴隶,比贵族的人口还要多。

    走入了大厅。

    虽然已经是贵族了,但是家中还是很简朴,基本上看不到金银器。

    一个木桌子,几个椅子,也没有上漆。

    简单的陈设,比普通的富户家里面的陈设还简单,根本配不起这古色古香的大厅啊。

    “你哥他真是小气,居然不买点东西回来装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克扣你哥的钱财呢。”李泰不由的开口,说道:“明日我让李忠送些名人字画来给你,就挂在这大堂上,也好装装面子。”

    “这……这什么好意思呢?”钟灵说道。

    “有啥不好意思的?”李泰微微一笑,说道:“我家里啥都缺,就是不缺名人字画。”

    “光是我爷爷和我爹的字画,就好几箱子呢,还有阎立本、阎立德的,好几箱子,别的人,也都有。”李泰说道。

    “可那是你的,放我这里,成什么样子了?”钟灵说道。

    “我的,还不是你的?你的,早晚都是我的,何必分的那么清晰呢?”李泰牵起了钟灵的手,靠的更加的近了。

    感受着李泰那浓郁的男人气味,钟灵的小脸蛋,顿时是红扑扑红扑扑的。

    心里面好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不断的跳动。

    “将来,咱有了儿子,我就请求老爹给他封一个郡王的爵位。”李泰说道。

    “可是……可是我喜欢女儿。”钟灵低声说道,有些不敢看李泰了。

    “那就封为郡主。”李泰心中一喜,然后低声说道:“若是将来有可能,封为大唐长公主,也不是不行。”

    “灵儿,我喜欢你已经很久很久了,当初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从来没有想到,我也会一见钟情。”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这段日子,你对我是若即若离的,这让我很是心慌……”李泰趁着这个机会,再次的跟钟灵表白。

    奴仆见到这个情况,赶紧走了出去,然后悄悄地关上了门。

    这个人是谁?

    那可是魏王泰!

    若是自家大娘能够嫁入魏王府,自己的主子可就是皇亲国戚了,以后在仕途上自然是越来越好。

    主人好,当奴仆的,才能够过得更好。

    正所谓宰相门人六品官啊!

    当奴仆,也是有梦想的。

    当大官大爵的奴仆,可比当小官小爵的奴仆要好的多了。

    “现在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只想好好的珍惜,我不想等到失去以后再后悔莫及,现在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想对我喜欢的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若是要在这三个字前面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李泰神情的说道。

    “殿……殿下……”钟灵有些慌乱了起来。

    少女怀情,当春乃发生。

    心弦已动,情已经早生。

    “叫我夫君。”

    “夫……夫君。”

    钟灵的脸,红的好像一个小苹果。

    李泰奏上嘴去,然后钟灵就感觉到有东西敲开了自己的牙齿,她双目不由的瞪的大大的……

    此刻。

    在那府外。

    一道身影,手中提着一只烧鸡,另外一只手提着一壶酒。

    脸上带着喜色,正在向终南县伯府而来。

    然而,那县伯府的则门紧紧的关着。

    他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今日的县伯府的门,是不是关的早了些?

    走向前。

    轻轻地敲了敲门。

    “嘭嘭嘭……”

    响声一阵之后,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声一声的响动。

    过了一会儿,门上露出一个小窗口,一张老脸看向外面。

    “请问,你找谁?”老者问道。

    “我找你们家钟捕头。”男子微笑的说道:“她回来了么?”

    “哦,原来是杜文书啊。”老者看向杜平喜,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说道:“我们家大娘是回来了,不知道你有何事?”

    “劳烦你通报通报,我今天买了些酒菜,请她一起吃吃酒,看看月亮,说一说那诗词之事。”杜平喜很是高兴的说道。

    “这……”老者想了想,然后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说道:“这酒菜倒是可以放下,这人啊就别进来了。”

    “啊?为何?”杜平喜很是不解。

    “因为以后我们家大娘若是无事,不会再见你了。”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郁了。

    咱钟家,可是要发达了!

    难怪家主一个从终南山来的穷书生,能够这么快的平步青云呢。

    看来,这都是因为有贵人的扶持啊。

    这年头,没有贵人扶持,就算是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不过是穷酸书生,看朝堂上的人,哪一个能够和那些赫赫有名的诗人想比?

    不管是诗圣、诗仙、诗鬼,做的官都不大。

    有才华的人未必能够当官,当官的未必就有才华,这年头,仕途之路靠的是贵人扶持。

    “你一个老奴,竟敢如此欺辱我!”杜平喜勃然大怒!

    自己好歹也是县里面的文书啊,你什么可以这样欺辱我呢?

    “这是我家大娘的意思。”老者不怒,微微一笑,说道:“杜文书,你的意思,我们大娘知道,就连我们这些当下人的,都能够看出来。”

    “但是,你的一厢情愿,不但会给我们钟家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是会给你带来麻烦。杜文书,你以后还是别来找我们家大娘了……”老者滔滔不绝的说道,不卑不亢。

    杜平喜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眼中充满了怒意!

    可恶!

    钟灵!

    我这般喜欢你,你竟然拒我于千里之外!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