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医流高手 ( 风烟净 / 著 )
正文 第0750章 老和尚要杀人
    七月是一年中承上启下的日子,所以我刻意的让其他人不必相送,最好的方式是各司其职,但也叮嘱了陈涛忙过这阵子往家里回一趟,毕竟上次他主动请缨过来,家里的酒店都撂挑子给了父母和妻子,算起来他也快一年的时间没有回家了。

    车上,周清清正在充满猎奇的向叶浅茗询问外面的世界,如当年出山的小圈和小圆一样,而我却看向窗外,脑海里想起了小圈的事情。

    手机传来提示音,我点开后看到刘丹的一条信息:“要想我。”

    我迟疑了片刻,回了一个嗯字和笑脸。

    刘丹没有再回,而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她关着办公室的门,趴在办公室里难过的流下了眼泪,大概对于她来说,这样的恋爱经历也比较特殊,几天前才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了一个男人,心理上处于热恋期,然而时间上并没有过多的相处,那男人就这样远离了自己,不舍和难过的心情交织下,不自觉的就想哭。

    我等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回去兜里,心里期待着下一次的相见。

    从乡里离开,没有来时的追兵和隐患,心情莫名的放松,我看着叶浅茗和周清清在对面聊得兴起,干脆盖了一顶帽子遮住自己的脸,然后抱着双手在胸前,开始闭目养神。

    随着颠簸,隐隐有了睡意,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觉得身旁的座位上多了个人,这才下意识的拿下盖着的帽子,先看到了坐在对面的叶浅茗和周清清相互的靠在一起睡了过去。

    转过头,身旁浮现一张沧桑的脸庞,双手合十朝我阿弥陀佛一声,看着他的眼神和手里合着的一个铜钟一样的法器,我顿时间觉得有种不一样的气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大师这个法器叫什么?”我笑着指了指他手里的铜钟问道。

    “阿弥陀佛,这是降魔铃!”老和尚朝我淡笑着,眼神里仿佛有奇怪的光芒,说道,“凡尘种种邪祟,遇此皆避”

    神神道道的样子,我并不太以为然,但眼神落到了他的手掌十根指节时,我却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只要是练武之人,尤其是外门功夫浸淫时日,指节都会异于常人,自由搏击的话,能拿到某个地区冠军的人,一般至少右拳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会有明显的指节肿大、结硬茧,因为长期的暴力击打,拳劲催发,针对右拳的力量训练会绝对远胜于左拳。

    但我的目光之中,老和尚的食指指节,全都结了厚重的拳茧,肿大的指节显得极为诡异,像是一种尚未长大的红薯,底部和中间段格外的肥大,而指节的尖端却显得畸形,拳骨上结着一层白白的老茧,皮和骨质早已异变。

    这个发现,让我的心神下意识凛然起来,再看向老和尚的微笑时,有种莫名的寒意,而他的太阳穴显得也异于常人的鼓起,眼神如电,像是能够散发出一种精光。

    “大师从何处而来?”我笑着问了一句,心下已经生出了警兆。

    “贫僧自梵净山而来。”老和尚继续阿弥陀佛的念了一句。

    我皱眉道:“黔地距此千里,大师怎不远千里到了南关?”

    “山里有场法事,超度众生往去极乐其中有我一名徒儿”老和尚依旧笑眯眯的盯着我,问了一句,“施主想去哪里?”

    “回羊城!”我叹了口气回道,心里顿时间有了答案,警戒十足。

    “羊城也远”老和尚看着对面的叶浅茗和周清清笑道,“两位施主也同施主一路的?”

    我皱着眉,迟疑道:“梵净山的和尚,杀生吗?”

    “佛祖心中坐”老和尚笑了笑。

    “那就是杀了?”我眼神复杂。

    “渡厄而已。”

    “那就是来杀我的了?”我盯着他,眼神复杂道,“大师,出家人不是遁入空门,六根清净吗?杀人不好吧?”

    “三十年前,我被人逼的没办法才上山当了和尚,那时候世道不好,外面也苦,后来仇人越来越厉害,我就越不敢下山,不过我有个儿子的,但现在也死了。”老和尚目光如电,散发出无尽杀意,盯着我冷笑道,“我本来觉得自己可以不管以前的仇恨了的,可是没办法,人只要活着,就会有俗念,你必须死!”

    车子快要过桥了。

    我忽然喊了一句:“师傅,麻烦停下车!”

    司机诧异了一下,但乡镇之间的大巴是说停就停的,车子吱嘎晃了一下停在桥边,叶浅茗和周清清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我起身想要下车,叶浅茗眼神微怔着问了一句:“你干嘛?”

    “你们先去车站等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我眼神凌厉的扫了叶浅茗一眼,飞快的下车了。

    老和尚几乎是在我起身后,跟着起身,笑眯眯的喊了几句阿弥陀佛的跟着下车,大巴重新启动,开出一段路

    我二话不说,沿着青黄的稻田开始疾奔。

    在我的想象中,老和尚三十年前上山,哪怕他那时候二十岁,现在他也是五十岁的老人了,看他的气势,本能的觉得跟他动手未必能讨到好处,只要我跑,他未必追得上,只要能甩掉他,自然是安全的。

    “阿弥陀佛”

    谁知道跟见了鬼一般,老和尚的声音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我疾奔的同时,抽空转头看了一眼,登时间怔住了。

    这老家伙的步履比我丝毫不慢的吊在身后。

    而这时,稻田之间突然传出一声让我感到头痛欲裂的呼喊声:“林修你在哪儿啊?”

    玛德!

    我哭笑不得,叶浅茗这妞怎么也傻了,刚才没看懂我的眼神吗?她下车跟过来干嘛?

    我诧异的瞬间,老和尚同时间停下脚步,并且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他瞬时间转身朝着声音的方向疾行而去,我顿时心下大骇,一边咬牙追着老和尚的身影,一边大声吼了一句:“叶浅茗,跑啊”

    来不及了。

    老和尚的速度太快,我追在他的身后,眼睁睁的看着他跑到了叶浅茗的身前,低呼一句阿弥陀佛,手中的铜钟直直的朝着叶浅茗的胸口推了过去。

    叶浅茗啊的一声,眼神震愕,大惊失色!

    铜钟瞬间撞在她的胸口,几乎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叶浅茗口中飙出一口鲜血,洁白的裙角飘飞起来,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在田间飞出去,将她身后的周清清连带着一起撞昏倒向田里,压倒了一片的稻子。

    我瞪目欲裂,啊的一声,狂吼着挥出一拳,如炮弹一般砸向老和尚的后背。

    “阿弥陀佛”

    让人生厌的声音响起,老和尚只是转身,硬生生的受了我这一拳,但却只是微微后退了一步,而同时间,他的一拳也击中了我的胸口!

    几乎无声。

    但我却觉得胸口一阵闷痛,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撞过来,连连倒退了七八步才堪堪站稳,而看似老朽的身躯在这时候大踏步的继续朝我追了过来,拳风如电!

    瞬息之间,我意识到一个事实,老和尚的功夫绝对在我之上,所谓的拳怕少壮,在真正跨过宗师门槛的一些高手眼中就不再是桎梏力量的门槛了,而这个梵净山来的老家伙,连筋骨的淬炼任性都胜过了我!

    他的拳过来,我毫不迟疑的转身便走,几乎是同时间将手伸向口袋,将蛇金脊捏碎这是七月,漫山遍野只怕多得是的蛇类!

    “阿弥陀佛”

    山上。

    陈长安推开了一扇门,一个女人诧异的看着陌生男子,眼神友善而明亮的笑着问了一句:“你是找阿朗吗?他刚才出门送朋友去了。”

    “嗯,我看到他下山去了,在这等他一会儿,你是王朗的妻子?”陈长安盯着眼前的女子笑了笑,气度翩翩的赞了一句,“王朗好福气,你很漂亮”

    “哪里你坐会儿吧,我去给你倒水!”娟子客气的笑了一下,转身去找茶叶,丝毫没有注意到陈长安的眼神在扫视着整间屋子和她的背影,目光如刀。

    “听说你们刚进山吧?”陈长安笑说道,“这山里的日子还习惯吗?”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