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嘉平关纪事 ( 浩烨乐 / 著 )
云涌 400 这是下了帖子吗?
    三太爷登门的第二天,耶律尔图就派自己贴身内侍带着一车的礼物上门感谢。

    “除了向沈将军、金大人表示谢意,王上还让老奴转达几句贴心的话。”

    “公公请说。”

    “王上说,按礼数是应该请两位去观礼,但因为将军身体不太好,陵寝又是阴气、寒气聚集之地,对将军养病不利。所以,这一次就不邀请二位了。若外面有什么不好的传言,还请二位不要相信。”

    “多谢辽王的关怀,本将军领受。”沈茶微微欠身,“请公公代为转达我和军师的感激之情。”

    “将军……这是答应了?”

    内侍看看金菁,看看沈茶,他还以为要多费些口舌呢,没想到这二位这么的好说服,至少比隔壁段氏的那位公子善解人意多了,那位可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若不让他去凑个热闹,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是对我们好,为我们着想,我们又怎么会拒绝呢。多谢辽王的心意,我们领受了。”金菁笑笑,“其实,公公不来传话,我们也想跟辽王道个歉,没有办法去送先辽王最后一程,实在是家中的医者也不允许我们家将军接近这种地方。”

    “要遵医者的叮嘱,这样做是对的。”内侍很赞同金菁的话,同时还悄悄松了口气,“两位请歇息吧,老奴就不打扰了,先告退了,还有几家没去呢!”

    “公公慢走,公务繁忙,还请多注意休息。”

    金菁朝着梅林使了个眼色,后者走上前来,将一个红封塞到了内侍的手里。

    “这……这……太不好意思了。”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天寒地冻的,还要劳烦公公走着一趟,我们实在于心不忍。”

    “诶,那就多谢将军、多谢大人了!”

    内侍收下了红封,但拒绝了沈茶和金菁送他出门,这两天天气反复无常,冷得吓人,别说其他国家的使臣没见过了,他们这些在临潢府长大的,都不曾经历过,已经有不少人都因为这个冻病了。若是使臣们因为这个原因病倒,尤其是眼前这两位,他家王上非宰了他不可。

    送走了耶律尔图的内侍,沈茶和金菁坐茶室里喝了两盏茶,稍微聊了两句,掌柜就过来敲门了。

    “您说是谁来了?”

    “三老太爷家里的小少爷。”掌柜看两个人一脸迷茫,解释道,“就是昨天跟在老太爷身边的那位。”

    “哦?哦!”金菁敲敲桌子,“想起来了,他是来找我们的?”

    “是!”掌柜想起刚才那位小少爷进门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笑,“也不知道这位少爷是怎么回事,进门的时候还遮着脸,鬼鬼祟祟的样子,小的还以为来了小贼呢!”

    “行,您跟他说一声,我们马上就过来。”

    掌柜行了礼,转身退出茶室,去前面大堂传话去了。

    “他来干什么?”金菁看着慢腾腾穿靴子的沈茶,“是那位老大人让来的?”

    “十有**是自己跑来的,要不然怎么会被掌柜误认为小贼?他这样遮遮掩掩的,就是不想人知道自己到这里来了。”沈茶拿起外袍穿好,抱上自己的手炉,“咱们走吧!”

    三太爷的那位小孙子叫做耶律昱,沈茶和金菁觉得,这小子应该是个比齐志峰还皮的小子。

    根据昨天三太爷的介绍,这小子再过两个多月,就满十六岁了,比起沈茶、金菁是小那么两三岁,但长得很面嫩,看上去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只是,年纪虽小,个头一点都不小,足足比金菁高了小半头,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傻大个。

    “这么冷的天,怎么就跑过来了?万一病了可怎么办?”沈茶看着耶律昱乖乖的站在大堂里,招呼他坐下,看他身上的狐裘不是很厚,轻轻摇摇头,请跑堂伙计给上一壶热热的浓茶,又让梅林去准备一些点心。“先喝口茶暖暖,你来这里,你爷爷知不知道?”

    “是他老人家让我来的,我刚才是看到了宫里的内官从这里离开,这才找地方躲起来。爷爷跟王上闹得很不开心,我还是小心一点,免得给爷爷找麻烦。”耶律昱看看跑堂伙计端上来的茶,两条小眉毛立刻能成了麻花,“小姑姑,你平时都喝这么酽的茶?”

    “也不是,除非熬夜,家里是不会让我喝这些的。”沈茶拿过梅林递过来的茶碗,往耶律昱面前一推,“这才是我平时喝的,你觉得怎么样?”

    “嗯,这个看上去还不错。”耶律昱看了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沈茶,“酽茶对身体不好,小姑姑的身体,比一般的人要弱一点。普通人尚且不能总喝酽茶,小姑姑更不可以了。还有,在吃食上面需要注意一点,那些炸的、烤的东西,十天半个月吃一次就好,可不能总吃。还有那些肥腻的,也最好少吃。”

    “哟,这是继承了老爷子的衣钵,准备走医道吗?”金菁把倒好的茶递给耶律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真的很喜欢医术?”

    “喜欢的,非常喜欢。”耶律昱谢过金菁,“我觉得做郎中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比朝堂上的那些勾心斗角要强多了。而且,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出去玩,开阔一下眼界。”

    “可以出去玩,不再这里待着,才是重点吧?”沈茶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师伯应该会很开心,后继有人总比失传要强太多了。大师那边只有军师的妹妹这一个徒弟,那才是你正经的小姑姑,等有机会你们可以见见。而师伯这边,除了你,大概也没有其他的人。医道难通,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耗费很多的心力,你能传承,很棒的。”

    “小姑姑谬赞,祖父的那身医术若没有后继者,我觉得是非常大的遗憾。无论多难,我都会坚持的。”

    “好,我等着你成为医术大家。”沈茶很欣赏耶律昱的这个态度,把梅林准备的小点心放到耶律昱面前,“家里的事情可都准备好了?还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今天过来也是给祖父传话,小姑姑不用亲自前往,说到底那地方对小姑姑的身体不太好。小姑姑已经帮了我们很大忙了,若因为去了墓地而生病,我们心里过不去,小妹泉下有知,也不会安心的。”耶律昱拿起一块点心,小小的啃了一口,“这个真好吃!对了,内官是干嘛来的?请小姑姑和军师大人去参加……“

    ”不是!”沈茶摆摆手,“辽王希望我们不要去,理由跟你的一样。”

    “哦,那就好!”耶律昱点点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算他们有良心,哼!就算小姑姑不去,这种天气也千万不可以出门,裹多少层狐裘都是没用的,感觉风一吹就透了。像我们这种身体强壮的还好,小姑姑这样的,冻着了可就很不得了了,千千万万要小心才是!我看了一下,小姑姑上一次受的风寒还没彻底散掉,还需要慢慢养着,若在这段时间再来一次,就不是那么容易好的。”

    “好!有件事,我要跟你说,多多注意师伯的身体,这些年来,他老人家一直憋着这口气,要圆了孙女的遗愿。如今心事已了,这口气一旦松下来,直接就反映在身体上。他了无牵挂,就很容易……”沈茶很认真的看着耶律昱,“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是,小姑姑,我明白的。自从先王过世,我也是提心吊胆,就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天,一直都给祖父送的是参汤,好歹能补补耗掉的元气。可祖父是医中圣手,他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我担心的是,若他自己强撑着不告诉我们,不表现给我们看,我们绝对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说的也是。”沈茶叹了口气,“不管怎么着,还是要小心伺候着,若能平平安安的挺过这关,皆大欢喜。”

    “是啊,到时候,祖父真的可以颐养天年了。”

    “记着,哪怕是我们离开临潢府,一旦有什么不对,你就去找耶律南公子或者齐志峰公子,让他们给我们传信,我们会尽快赶来的。”沈茶看看站在不远处,等候吩咐的掌柜,“或者来找掌柜也是可以的。”

    “……好,我记下了。”

    耶律昱不仅在这儿喝了茶,吃了点心,还蹭上了一顿午饭,最后心满意足的拎着沈茶给他准备的两大包点心离开了。

    送走了耶律昱,沈茶送了口气,坐了一上午,浑身上下都不怎么舒坦,跟金菁商量了一下,去练功房松松筋骨。可没想到,两个人刚打完一套拳,准备继续打下一套的时候,掌柜又来敲门了。

    “将军、军师,齐公子来了,直接去了他自己的屋子。”

    沈茶和金菁对望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外袍准备去会客。

    “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往这里跑,还来得这么齐全,是谁下了帖子吗?”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