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其他类别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似水年华流年 / 著 )
谜之异大陆 第三十二章 在船上
    萧氏嘴角浮出一丝带着愉悦的笑容,海氏活得真的很好,那么她的愧疚就好多。

    她和她的境遇,现在看来是天壤之别,海氏的高度,她永远也到不了。

    虽然说起来,因为靳侯爷的关系,她和她的关系算是冤家对头。

    但她不会和海氏别苗头,为了一己之私,她已经做过错事。

    被海氏抓个正着,她却最终放过一家三口人。

    她发誓绝对不和海氏对着干。

    这是她,也是镇南侯府,欠海氏母子三人的。

    这些年来,有了她做对照,萧氏不敢停下脚步,想要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得更好。

    她还十分努力想要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才,也算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现在的她,有时候回过头去想,如果海氏不是嫁进镇南侯府就好了,她们可以做朋友的。

    可惜的是,她知道这都是奢望。

    现实就是这么冷酷无情。

    她和她终究无缘。

    也不知道海氏现在做什么?

    应该是受到别人的祝福吧,毕竟救了那么多人。

    只怕是海氏并不在意虚名,她的两个孩子都很有出息。

    他们两个人过的幸福,应该是做母亲的,能得到最好的回报。

    想到这里,萧氏是有些灰心,她和长子之间,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这一点上,海氏应该是很幸福的,她得到了儿女的爱,听说她的女儿下场撕逼一场。

    也许有人家会说女孩子太过凶悍,但萧氏觉得有这样的女儿太贴心了,名声大不过亲娘。

    幸而她想起来,她还有两个孩子,还有希望。

    睡吧!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她自我安慰着自己。

    而且,就算是海氏也不是没有烦恼的。

    前不久大家还弹劾她。

    说她牝鸡司晨。

    唉!

    她不知道海氏是什么想法。

    就是再心大,只怕是也会有些烦恼的。

    此刻的余颖倒是没有啥烦恼,她正在海上漂着。

    在审问活着的海盗时,发现他们的老巢上还有不少人。

    除了做海盗的人外,还有不少被劫掠过去的女子,必须去解救出来。

    被打劫回来的海盗船,正好可以拿来一用。

    毕竟海船和一般的船只还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还是余颖带着人马出发。

    好在是她手下的侍卫们,一个个都是水里陆上都是经过训练的。

    就算是不是最熟练的水手,但也不会晕船,拖后腿。

    那种晕船的,根本只是在路上发展就是。

    就在朝廷上下为了余颖的事情,争论不休时,她已经带着人出发。

    反正她手下的人,也不算是正式的朝廷官员,完全不必要等着上级同意再出发。

    如果是那样的话,只怕是耽误时间,说不定有倒霉蛋会死。

    还是早一天去解救出来那些受害者为上。

    小小鱼游在前方,给他们探路。

    海下有不少暗礁,航道要是选的不好,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触礁沉没。

    在出海航行时,最好有海图,沿着上面的航道走,这样子就可以尽力减少伤亡。

    而余颖出海时,是没有海图,但有外挂的存在,他们一路上比较安全的。

    余颖到了船上之后,刚开始并没有怎么露面。

    就是有事情,也是有人专门负责传话。

    看上去好像是一个贵人。

    基本上不管事。

    其实她一直盯着船上的人。

    尤其是新招上的那一些负责驾驶船只的水手。

    她的侍卫是通水性,但驾驶船只还是不行,他们不是干水手的。

    那么余颖就招了一些能干的渔民,来驾驶船只。

    而他们之所以愿意跟着来,是有钱拿。

    余颖给的钱财算是很丰厚的。

    她一直隐在幕后,静静看有些人在船上联络着。

    一直等到时机成熟后,她觉自己要赶紧行动起来。

    这一天,余颖特意把大部分外来的人,集合到了一处。

    其中水手渔民里,特别老实憨厚的人根本就没有上来,直接就让接着开船。

    而被叫上来的人,都站在甲板上,他们是有些紧张的,不知道这位神秘的雇主是想要做什么。

    跟着他们发现,那些侍卫们一个个身穿着藤甲,站在四周,只怕是有什么事情。

    在甲板最前面中间位置,摆上了座椅。

    但是还没有人到,应该是那位神秘的县主坐的。

    有感觉不对的人,相互用眼神暗示着,要是感觉不对的话,赶紧行动起来。

    就在这时,余颖已经上来,

    船上的人偷偷打量了一下,这就是县主?

    余颖坐下后,开口道:“这一次去的地方有些危险。”

    “我才会先给银子,你们也知道我刚刚抓住海盗里,有不少是大乾朝的人。”

    她的话说到这里,那些被选来的人中有人色变,因为他们中有人,和被抓的人有些关联。

    他们听后,有些紧张,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意思。

    但也不敢乱动,要知道那些侍卫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个都是厉害人物。

    就听余颖说:“如果现在还有人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大乾朝的子民,只是为了钱财而来,那么我不会用那些人。”

    余颖会这样说,是怕某些人在海上起了什么不好的念头。

    在开船时动动手脚,一个不好就让整船人没命。

    余颖是不怕什么沉船,但她还带着那些人。

    她现在是凡人身。

    根本救不过来这么多的人。

    总不能为了救一些人,把另外一些人的性命不当成一回事。

    在余颖的话一出口后,大部分水手都是惊愕的,不明白余颖是什么意思。

    他们这些水手里,不乏有那种亲戚死在海盗的侵扰中,还有一种是被海盗抢走的亲人。

    对于海盗是有着仇恨的,对余颖是有种天然的信任,看向余颖的目光里带着善意。

    但也有另有企图的,在余颖说话时,他们一直看着别的地方,不想对上她。

    余颖是早就有所打算的,看到这里,心里有数。

    她点出来,就是不想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得手,尽可能让大家都回家。

    终于有人第一个说出一句话,“我是大乾朝的人。”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说:“我也是!”

    “我是。”

    “生是大乾朝的人,死是大乾朝的鬼。”

    所有的人也都是跟着叫嚷着,包括那些身怀鬼胎的人。

    余颖就微微一笑,没有再追问什么。

    接着问:“你们都擅长什么?一个个都站出来说说看。”

    她说话时,阿一站在她的身后。

    阿一是一身短打扮,看上去和个男人差不多。

    余颖是道装打扮,说话时声音压低,听上去有些雌雄不辨。

    之所以会这样装扮,是因为余颖不打算强调自己是女子的身份。

    在海船上是有些忌讳女人上船的,据说是女人属阴,一个不好就会翻船的。

    当然这是一种迷信说法,在余颖看来,更多是因为女子的力气不大,而且还有生理期诸多问题。

    女子的确是不怎么适宜出海,而且在一船都是男人上船,要是没有什么威吓,只怕单身女子上船也落不到什么好。

    当然海盗船忌讳没有那么多,他们除了喜欢劫掠金银珠宝外,也喜欢抢走女子。

    毕竟人口买卖也是能够赚钱的,皮肉生意只要有人,就有市场。

    余颖在说话时,带着微笑。

    有人是不敢与余颖的眼睛相遇。

    也有人偷偷地看,但多是一种敬畏的心态。

    眼前的县主长得很美,但在听说她的丰功伟绩后,没有几个男人敢打她的主意。

    那些围攻县城的海盗中,可是有近四分之一被她给射死,

    她下手时是干净利索,根本就没有想过放那些人一命。

    唯一箭下留下的人,就是那个海盗头子。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死,是有利用价值。

    余颖很想知道海盗窝在那里?

    这才留下。

    等到问出来海盗窝后,余颖就准备杀掉海盗头子。

    结果想不到的是那位海盗,竟然想要搞一个切腹自杀。

    那个海盗头子就是一个算是小贵族的武士,是某个大名派出来打野食的。

    抢夺了财物美女什么的,隔上一段时间就会被运走,进献给大名。

    最终在抢劫中遇到余颖,就此踢上铁板。

    余颖当然是不会达成他的愿望。

    这种垃圾。

    下辈子应该入畜生道。

    还切腹自杀?

    以显示他对大名的忠心。

    做梦!

    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在他的刀下。

    一想到这个,余颖就恨不得把这些家伙一个个剁成肉酱。

    她最后用一根绳子,吊死那个家伙,想要切腹自杀是没有指望的。

    事实上,她的行为被传出去后,就没有人敢质疑她的行为。

    连她上了海船,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女人不能做海船。

    现在的她,半斜着身子坐着。

    有几分懒洋洋的样子。

    她看着眼前的汉子。

    这些人大都是面容粗糙而黝黑。

    这是长年被海风吹,太阳晒的结果。

    他们在看向余颖时,大都是带着一种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到余颖的话后,他们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余颖就指了一下左起第一个人。

    那个看上去并不高的汉子,用一种土语说话。

    好在是她听懂了。

    就把他打发干活去。

    然后是下一个。

    看上去余颖叫人,是没有什么规律的。

    只是随便点一样,也没有做更多的询问,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在意。

    等到后来时,才发现有些不对。

    但留在这里的人,全是带着疑点的。

    就见余颖脸上的笑容收起来。

    既然这些人一个个都说自己是大乾朝的人。

    却想着打鬼主意。

    那么她何必跟这些人客气?

    余颖打了一个响指,那些人身体就是一哆嗦。

    就见她身后的阿一就抽出自己的软剑,它的手一抖,软趴趴的剑身就变成变直变硬。

    而余颖带着一种有些瘆人的微笑说:“好了,现在咱们可以打开窗口说亮话,你们到底是谁?”

    那些人就是惊了一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被人发现。

    却发现余颖手里出现手铳。

    这个世界已经走到热武器出现的时代。

    手铳都是那些外商带过来的,余颖找到关系搞到了几把。

    只是现在的手铳不怎么安全,枪膛不怎么过关,一个不好就有可能炸膛。

    炸膛的重要原因,就是枪身的材料不够好,在火药爆炸时,枪膛承受不来压力而爆。

    好在是她对于手铳什么的,还是很熟知的,甚至亲手做过。

    再加上使用的是黑火药,爆炸力还是比不上黄色炸药。

    怎么样保证安全,余颖还是心中有数的。

    手铳到了余颖手里,就做了一下加工。

    毕竟炸膛受不了。

    她这具身体可没有能力在炸膛时躲过这一劫。

    一个不好,有可能让手完蛋。

    这可不行。

    此刻的她,稳稳的握紧了魔改后的手铳,看着这些人。

    那些人现在不敢动。

    他们也认识手铳。

    但也不想着交代什么。

    “不说是吧,你们回头看看海里。”余颖说。

    她嘴角挂着微笑,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冰冷寒意。

    有人去看,却发现海面上出现了不少三角形的鱼鳍,那是鲨鱼!

    他们也算是跑过不少船的。

    自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鲨鱼!”

    其他人也看清楚。

    看完后,一个个有些感觉不对劲。

    “要是有人想要和海盗勾结,那么我就会让谁去和鲨鱼谈谈心。”余颖冷冷的声音传来。

    在这个声音出来后,对面人就是一哆嗦。

    要是按原本的意思去做,只怕下场就是喂鲨鱼。

    “现在,你们这些人给我老老实实的交代一下,你们原来的想法。”

    整个甲板上静悄悄的,他们谁也不敢迈出第一遍。

    余颖等了一会,才慢慢说。“我这人一般是不喜欢血腥暴力,但谁要是吃着大乾朝的饭,却替别的国家办事,以杀害大乾朝的民众为乐趣,一个不留。”

    余颖就见这些留下的人里,有人是满脸的茫然。

    对有些没有饭吃、没有多少衣服穿的贫苦人来说,他们并不在意自己是哪国人。

    事实上关于国家这个定义,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

    他们更多是想要吃饱饭,想要活下去。

    但有几个人却是有些紧张的。

    虽然他们看上去也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但余颖看得出来那是在装样。

    在她的注视下,他们的眼帘下垂,手指在不自觉的收缩着。

    然后他们很快就发现不对。

    努力想要保持一种平静。

    对于这种人,她是直接派上阿一。

    阿一的剑闪着寒光,它往前一步,整个人就弹了出去,随着而去的是泠泠剑光。

    有人是吓得不行。

    抱住头蹲下。

    也有人想要出手拦截,直接被阿一踢开。

    阿一已经到了一个人的身边。

    那人身上猛地冒出烟火。

    他本人就消失在原地。

    等他再一次出现时,整个正处于一个跳跃的状态中。

    双手持刀,朝着余颖就劈砍下来。

    他看上去一脸的狰狞。

    在他看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让他们的组织大败。

    既然如此,不如灭了她。

    就见余颖抬头一笑,手臂一抬,就见几点寒星射出。

    :。: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