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玄幻魔法 > 洪荒之穿越诸天 ( 懒散的老鹰 / 著 )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众神墓地 赢勾始祖
    众神墓地,入目处,到处都是一片灰色,影影绰绰,大量的死气弥漫。

    这里了无生机,天穹上大日蒙尘,明月黯淡,星辰稀稀落落,山河破败,无数干枯的老树点缀,漆黑如墨,枝杈如鬼手,一排排犹如地狱厉鬼。

    哗啦啦!

    一条浑浊的大河流淌,河水灰黄,还有一缕缕腐臭溢出,咕噜咕噜的,冒着水泡。

    天空灰蒙蒙的,山峦残破,大地满目苍夷,四周都是坟墓,像是一片乱葬岗。

    这里先天乙木精气充沛,但偏偏没有生机,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制了。

    一载倒塌的树桩,横亘在大地中央,看起来极为醒目,它长达数十万里,树干竟然比山岭还要粗大,通体光滑,闪烁乌光,浓郁的乙木精气,这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这是建木神树,曾经支撑过天地的第一灵根,磅礴伟岸,不可想象。

    此际,这并非它真实形状,被众神墓地的规则压制,已经缩小许多了。

    如果将它移植外界,立在地面上,那么它将高耸入云,撑破苍穹,直入混沌海,让混元宇宙都黯然失色。

    全盛之即的建木树,一片叶子,便可以托起一个大千宇宙,若全力爆发,就算是圣人,乃至禁忌强者都要退避三舍。

    建木树桩虽大,但在众神墓地面前,依旧显得渺小,反抗不得,就连它的本源都受到了这里的侵蚀,一部分被死气污染。

    “古怪!伏羲大帝竟然开辟了这众神墓地,又怎会允许这里如此残破呢?”天玄心头疑惑。

    他举目望,睁开天眼,神光射出,无远弗届,瞬间洞彻了无尽遥远的大地尽头。

    “竟然是墓地了,那还讲究什么?当然残破了,难不成还得弄成鲜花似景?”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很沙哑,显得干涩,像两块木片摩擦。

    在这个邪异的地方,突兀冒出这种声音,自然令人悚然,天玄也被吓了一跳。

    “你是谁?在哪里?是人是鬼?给我出来!”天玄目光冰冷,全神戒备。

    “年轻人,火气这么大,对你脾胃可不好!”那个身形调侃道。

    “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你让我究竟先回答那一个好呢?”

    他斟酌道,似是有意消遣天玄,待良久过后,才开口说道。

    “那么就从最开始答吧!首先,我的名字叫赢勾,你应该听说过。现在,我是这里的守墓人,也算是一个负责人!”

    赢勾?

    听到他的名字,天玄心中一惊,瞳孔微缩,四大僵尸王之一,他怎么会不熟悉呢!

    赢勾啊!

    传说中,丧尸的祖宗,曾经霍乱过一个时代的绝代妖魔,与魔星后卿并列,都是灾祸的源头。

    他的后裔极多,在世间广泛流传,但纯正后裔,也就是最妖异的丧尸,却极少出现,在世间几乎快绝迹了,但只要一出现,必然会引得天下大乱。

    丧尸有传染性,就算不接触,不呼吸,也可通过某种媒介传染出去,毒死绝代强者,且传播速度很快,能造成大面积的祸患。

    赢勾的后裔品种众多,许多都在民间有流传,比如说毛僵,地尸,飞天夜叉等,都是被它咬伤,感染后,或退化,或变异而成。

    身为僵尸的宗祖之一,他修为绝对强大,世间少有人可媲美,从后卿身上就可以看出一二了。

    “赢勾?你怎么会在这里?”天玄好奇道。

    “昔日,犯了大错,被人镇压在此,看守墓地,以为赎罪!“赢勾萧瑟道。

    说到这里,他意志阑珊,露出颓废之色,毕竟被人镇压在此看门,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谁能将你镇压在这里?”天玄问道。

    此话一出,他就后悔了,因为,能够将赢勾镇压在这里的,除了他那便宜师傅外,似乎没其他人了。

    果不其然!

    “镇压我的人,就是开辟此界之人!”赢勾黯然道。

    “前辈来见我,所为何事?”天玄皱着眉头,四下打量。

    “自然是有事才来见你!”

    刷!

    一株晶莹碧绿的神树浮现,枝繁叶茂,根茎如虬龙,老鳞开裂,明明很青翠,但却透露出一股沧桑之气,且雄浑巍峨,似可撑起苍茫宇宙。

    它绿光莹莹,闪烁着神辉,碧光璀璨,有瑞霞缭绕,为这片墓地平添了一缕生气。

    它极富生机,拥有无尽造化,能凭空创造出一个大宇宙,但在这里,却难以为继了,被规则压制,显得黯淡无光。

    哧!

    建木树飞出,如受招引般,落在那一截枯败的树桩上,迅速扎根。

    这一次,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那截树桩竟然在抗拒,在排斥建木神树。

    两者分明同源,但却并不相融!

    “咦?建木神树?这玩意你也能得到手?这可是当年的第一灵根,伏羲手中的至宝,看来你和他关系不浅!”赢勾震惊道。

    “不过,你的这颗建木树太弱了,想要炼化这一截树桩,可不容易!”

    天玄点头,他也看出来了,这一截树桩已然变异,被众神墓地侵蚀,染上了莫名的规则,积攒了大量的先天死气,俨然成为了一棵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树。

    想要将它炼化,融入建木神树内难!

    “噗!”

    建木神树扎根在树桩上,晶莹的绿光如水波,尽数倾泻、浇灌在树桩上,点点滴滴,汇聚绿潮,点化生机。

    顿时,老树抽枝,死中孕生,呈现出玄妙的大道造化,灰色的树桩抽出一根根绿芽,晶莹清新,荡着最本源的先天生机。

    “哧!”

    但紧接着,树桩上又有灰光流转,精纯的先天死气绽放,由内而外,由下而上,呼啸而出,与神树形成了抗衡。

    似烈火与冰雪相触,嗤嗤声响,神树开始颤抖,光华黯淡,晶莹的树根被侵蚀,显露出枯黄之色。

    “轰!”

    见到自家神树吃亏,天玄自然不能干看着,他双手结印,打出一道道法诀,融入建木神树内,而他自身精气,也如汪洋大海,尽数融汇其内。

    “咦?好手段,我小瞧你了。”赢勾双眼一亮,惊异道。

    “趁建木神树重生,弱小之际,将其炼制成分身,再融入内天地中,孕育天道,使其成为世界树,与内天地一体,根本尊息息相关,好高明的手法。”

    赢勾连连点头,开口赞扬道。

    整个过程说出来并不高明,似乎很容易,但实际上,极难做到,最根本的原因,便是鲜少有人能将时机把握的这么精准。

    建木树涅重生,正是最虚弱的时刻,亦是唯一能将它炼化成分身的机会,这倒也罢。

    关键是,炼化成分身后,还能将其融入内天地,使其与内天地,本尊,三位一体,这就极其难得了。

    而且,天玄虽然将它炼成了化身,但却为其保留独立意识,使其潜力不失,那就更加难能可贵。

    “前辈过誉了!”天玄笑了笑,气势有所衰败。

    玄元离体,融入了建木神树内,这一点可瞒不过对方。

    “不是赞誉,我是真心的!”赢勾笑着道。

    “而今,我被伏羲大帝镇压于此,算是守墓人,你既然来到这里,那么就应该知道,此处为何地?你来此有何贵干?”

    天玄心生警惕,暗中蓄力,道:“我想带走十大祖巫的真灵!”

    赢勾一怔,转过身来,目光凝视天玄,上下打量,疑惑道。

    “带走真灵?这倒不是不行,你有伏羲大帝的法旨吗?”

    法旨?

    还需要那东西吗?

    天玄懵懂,茫然无措,从来没人跟他提过,后土娘娘也没交代过他,这可怎么办才好?

    “谁让你过来的?难道他没告诉你,没有伏羲大帝的旨意,任何人都不能从这里带走真灵?”赢勾蹙眉,低沉道。

    “我没有法旨,但你看这个行不?”天玄眼神一眯,想起了一物。

    他催动玄功,使得眉心处,光芒璀璨,熠熠生辉,一个黑白二色的印记浮现,是太极八卦图,中间含有龙蛇烙印。

    “伏羲大帝的帝印!”赢勾惊叹。

    “虽然不是法旨,但也一样有效,它可以代表伏羲大帝本人,跟我来吧!”

    天玄明白了,后土娘娘肯定早已知哓,他会成为伏羲大帝的代言人,手握帝印,故此才会选择他。

    也只有他,才能从这里,带走十大祖巫的真灵。

    “有帝印在,就能带走真灵,我也可以趁机解脱了。”说到这里,赢勾也不由的唏嘘道。

    被关数个纪元,在这片死亡之地看门,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折磨。如今有机会摆脱,重见天日,嬴勾也挂满了笑。

    但天玄却不高兴了,心头担忧,将这个老魔头放出去,恐怕会酿成大祸,这让他心中犹豫。

    “你放心,我俨然改过自新,不会再做乱的。毕竟,我可不想再回这个鬼地方,待上亿万年。”赢勾心有余悸道。

    他带着天玄转转悠悠,不多时,来到了一片坟场,到处都是坟墓,很整齐,井然有序,像是排列的士兵。

    密密麻麻的坟墓,一眼望不到尽头,许多碑体都是用先天金钢铸就,还点缀了星辰,显然,有绝代高手在此布置过。

    是谁做的?

    伏羲大帝,后土娘娘,还是赢勾……

    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了,只要能带回十大祖巫的真灵,赢得巫族的友谊,解人族当前之危,其他的都可以压后再谈。

    “前辈,接下来该怎么做?”天玄抬头望,这里坟墓亿万,恒河沙数,从地面一直铺到星空,直至天地尽头。

    如此多的坟头,到底哪些才是十大祖巫的陵墓?

    他无法分辨,但赢勾却可以,他在这里待了亿万年,恐怕早已洞悉这里一切。

    “放心交给我吧!”赢勾笑了笑。

    也许是因为脱困在即,他显得很和善,也很好说话,亲自动手,要拘来十大祖巫的陵墓。

    “终于等到这一天!当法旨再现之时,就是我脱困之日,这是你当年给我的承诺,可不要食言……”赢勾眼神迷蒙,有着一丝回忆,与怅然,低声呢喃道。

    他身躯屹立,浑身缭绕灰雾,朦朦胧胧,看不分明。

    轰隆!

    他出手了,身躯暴涨,现出法相,高达亿万里,耸入天际,头顶青冥,脚踏九幽,无数大道纷呈,缭绕在他身旁,有莫名的规则与之共鸣。

    整个天地,像是复苏了!

    此刻,赢勾的气势太强大,远胜一般的大觉强者,但还没到混元境界。天玄虽惊却不惧,只要不是混元强者,他自忖还能应对。

    不过,在这里对方占据着地利,有整个宇宙加持,他亦要退避三舍,不愿撄其锋芒。

    而且,自从见过天皇神子的手段后,他再也不敢小觑任何人了,谁知道,这些老怪物有没有后手留下!

    “轰隆隆!”

    天崩地裂,山河倾覆,整片宇宙都在摇晃,鬼哭神嚎,无数墓碑倒塌,一个个高大的身影从中浮现,有的金光璀璨,顶天立地,有的漆黑如墨,大如星斗,有的主掌日升月落,有的掌控星辰变化,有的掌四季,有的掌命运,有的掌五行……

    龙吟凤舞,天花乱坠,紫气东来,一株株神莲扎根,晶莹璀璨,又有漫天光雨撒落,岁月长河浮现,亿万星斗大放光明,日月同辉,诸天共拜,祭祀声,道鸣声,响彻寰宇……

    这种气场非常宏大,像是触发了某种禁制!

    只见这时,天玄眉心处,那一道神秘的烙印飞出,冲破高空,熠熠生辉,散发混沌气,像是一轮太阳,照耀寰宇。

    伏羲帝印!

    这是大帝的身份象征,代表了他的权柄与地位,古往今来最强的天帝之一。一经现世,诸天,诸地,一切神魔都要叩首膜拜。

    金霞照耀,所有死气,法则,雾霭迅速溃败,通通烟消云散,一道道神魔真灵,如萤火虫般,莹莹生辉,绚烂而柔和,漂浮在棺材中。

    那是法则,与大道构建而成的棺椁,悬浮于虚空,灿烂炽盛,神圣异常。

    鸿蒙有道,神与道同,神族本就是天地的宠儿。纵然是死后,亦属尊贵至极,自然要用最上等的礼仪规葬。

    法则为棺,大道为椁,最为合适不过。

    当然,众神墓地中,也不可能仅有神族。

    事实上,伏羲大帝开创众神墓地,本就是为了造福苍生,自然,所有种族都会被惠泽。

    一时间,各种神仙妖魔,人灵鬼怪,俱都匍匐,场面恢弘而壮阔。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