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前不栽桑,后不栽柳 ( 枉松 / 著 )
正文 相生相克(九)
    “其实,方才老朽把话说得已经很明白了,”老人仿佛看透了成渝的戒备,丝毫没有急着去证明什么的意思,“还是那句话,你家里最近有什么人去了吗?亲近的,早逝的,横死的。”

    看着成渝的脸色不大好,老爷子又补充了一句:

    “不好意思,老朽说话有点直接,只是老朽活了这么大岁数,认为对于一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不需要过于纠结,即便现在无法看淡,但直面也好过逃避不是?”

    老爷子的一番话好似一根针,直直地掉向成渝的心头,尽管那针轻且细,但由于直接戳向了中心,便轻易地没了进去。

    “成渝?”云颂担忧地看着成渝,他跟着成渝许多年,知道成渝的心病是什么,因怕成渝无法开口,便提议道,“你要是答应,我可以帮你说。”

    “没事,事儿都过去很久了,不碍事。”

    成渝笑了笑,假意的嘴角未能牵扯住眼睛,云颂看着那张假笑的脸反而愈发难受。

    “是我的女朋友,三年前,我在大学里交了个女朋友,一年后,她走了。”

    成渝低下头,云颂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但能深刻地感受到他的痛苦。

    三年前,云颂和成渝还是俩大三的学生,一天到晚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除了吃饭上课,就是泡图书馆打篮球,女朋友?不存在的。

    直到小满的出现……

    “小满……”

    云颂情不自禁地呢喃了一声。这个名字的再次出现,带来的何止是一个人的痛苦回忆。

    “哦……”老爷子点点头,“那么老朽冒昧地问一句,死因为何?当然,如果你不想说也无妨。”

    “车祸。”成渝轻轻地吐出这两个字后便紧紧地抿上了嘴,双手交叉握紧,手上青筋渐渐地暴露。

    “老朽很抱歉,让你再次想起伤心往事,”老爷子也是满脸凝重,“只是老朽方才也说过了,对于既成的事实,如若不能看淡,直面就好。”

    “是,您老人家说得对。”

    成渝匀着气,努力地平复着心情。

    就在这空当儿,老板似是插缝般,“哐哐哐”地上了好几道菜,上完后便动作迅速地闪人,业务依旧熟练。

    “冒昧问一句,”

    云小骷髅的脑子又拐弯儿了。

    “嗯?”老爷子点头示意。

    “您是不是老带人上这家店呐,”云颂疑惑道,“我看那老板动作也太熟练了,明显是时常练习的结果嘛。”

    老爷子被云颂的这个大转弯转了个晕头转向,一口茶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全喷了出来,所幸老爷子脖子灵敏,及时把茶水喷在了地上,这才没糟蹋了那一桌好菜。

    “咳咳,那可不?”老爷子大方承认,“老朽身体不好,几乎就住在医院里面,时常也会有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来找老朽,老朽也就厚着脸皮带人过来蹭顿饭罢了。”

    老爷子指着柜台后面陀螺似的老板接着说道:

    “带人来的次数多了,这老板也就认得老朽了,再者,他也时常有事求我呢。”

    老板应声抬起头,爽朗笑道:

    “可不是?崔大师是有真本事的,我这店里的风水可全指着崔大师布置呢。”

    “哇,您这么厉害?”

    如果不是性别限制,云颂也想学日漫里的小姑娘眨个星星眼。

    “过奖,过奖,老朽也只是混口饭吃而已。”

    崔大师尴尬地笑笑,抄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放进碗里,也许是老了的缘故,筷子举到半空的时候还抖了几下。

    正在这时,云颂的脑袋被一旁成渝伸过来的筷子给敲了一下,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

    “你是拉出租的吗,走哪停哪?”

    成渝不解恨,又连着敲了好几下,被云颂插科打诨地这一弄,成渝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毕竟人也走了许久了,再怎么伤心也是无用的。

    “没没没,我就是恰好想起来了而已,你俩接着说,接着说。”

    云颂忙提起筷子晃晃,表示出自己多吃饭少说话的意愿。

    夹起一筷子羊肚入口,唔,好腥,一点都不新鲜。

    云颂皱起眉头。

    “所以呢,老爷子你要知道这些,又是因为什么?”

    成渝无心吃东西,放下筷子继续两手交叉。

    “横死、早逝,皆是未能尽享阳寿的,这些人在弥留之际会生出对世间无限的眷恋,魂魄离身时便不得消散,游荡在天地间,”老爷子也放下筷子,正色道,“只是这时的魂魄没有人的意识,他们随便飘荡,终会在遇到真正亲密的人时跟随上去,附着在让他们感到心安的东西上。”

    成渝一言不发,不知是被吓着了还是压根不信,云颂嘴里嚼着那筷子羊肚,要吐不吐的,嘴都张不开。

    “你的意思是,我身上跟着个鬼魂?”半晌,成渝问道。

    “是,也不是,”老爷子摇头,“我仔细打量过你,你身上总归是不干净的,这点毋庸置疑,但它也不是全部在你身上。”

    “你的意思是?”成渝挑眉。

    不知为何,云颂在这沉重的气氛中听出了成渝这句话中的轻佻和不屑,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云颂就是听出来了。

    老爷子沉思片刻,忽然想起了什么,竖起脊背,身子前探,问道:“

    敢问你的家中可还保留着你女朋友的旧物?”

    成渝点点头,却也没说是什么东西。

    “是了,”老爷子忽又放松下来,身子向后靠在椅子上,那一惊一乍的劲儿跟跳大神差不了多少,“下次来找我,把你女朋友的东西带来吧,旧物,总会招惹些不干净的东西,我帮你看一下。”

    “好的。”成渝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虽然在云颂看来这表情是颇显做作,奈何成渝的职业素养太高,这点子做作在老爷子眼里算是刚刚好。

    “那便在这里先谢谢老爷子了!”成渝拜服,成渝抱拳,成渝雷得云颂外焦里嫩。

    “好说,好说。”老爷子笑呵呵。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