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重回八零小辣妻 ( 持好 / 著 )
正文 第8章 算不算,我救了你一命
    “姐,你真没骗你!”唐敏有点心急,她看着拒绝退亲的唐念,楞了几秒。

    难不成唐念知道自己许的是什么人家?才这么坚持不退亲?

    唐敏紧咬下唇,突然改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你订亲的事情?”

    唐念坐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小敏,你是不是又忘了我和你说的话了,我的事情你少操心。”

    唐念心里其实也犯嘀咕,她这幅身子还不到十六岁,怎么就定了亲。

    不用想,肯定也是宝山村的人家。

    她心里打了一个转,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暗暗呼了口气,还是得想想办法,看怎么能把这门亲事退掉。

    六月夏季,夜里的风带着微微凉意,很舒服。

    他们一家就在院子里吃的晚饭。

    这个年代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唐家连电视机都没有,吃完晚饭,唐德强和胡芳菲两口子就出去串门儿了。

    还不太熟悉环境的唐念哪都没去,并没有搭理唐敏,早早的洗漱完躺下睡觉了。

    坐在床上的唐敏巴巴的瞪着唐念,脑子里想的都是唐念订亲一事,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家!

    ——-

    次日一早,不到七点,听着公鸡打了第三次鸣的唐念起了床。

    隔壁床的唐敏睡的正熟。

    唐念斜昵了她一眼,直接出屋了。

    胡芳菲坐在自家院子里剥玉米粒,瞧见

    唐念醒来,她问:“小念?你怎么起这么早?”

    昨儿也是,已经连着两天了,她紧接着又问:“这么早出门干什么去?”

    唐念蹲在胡芳菲眼前,嘻嘻一笑,露了一排小白牙。

    这个时间点,村子里上山的村民有不少,胡芳菲想着唐念肯定不会往深山去,便叮嘱了一句:“你这孩子,注意安全,再说你会抓兔子吗,要是有蘑菇采点蘑菇和野菜就行了。”

    唐念提着竹筐,应了一声就出门了。

    她一路沿西,很快就走到了山脚下,这个点已经有不少靠打猎为生的猎户上山了。

    唐念是上山采药,并不和他们一道。

    日出东升,天际边刚刚露了红,正是微风凉爽的时候,她背着竹筐,嘴里哼着小曲。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岗......”

    山中歌声空灵,余音缈缈,唐念的歌声传的很远。

    霍靳南站在几块岩石上,听着轻快的歌声,目光微妙的往下方看了看,只见一抹小小的身影,走上了山坡。

    霍靳南一个人过来的,他想着今天唐念应该还会上山采药,就在山口附近等着,没想到,真让他等着了。

    霍靳南狭长的眼尾眯了一道微光,随手从地上捡了一块细碎的石子。

    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抛。

    小石子精准无误的落在了唐念脚下。

    唐念楞一下,立即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山坡上的霍靳南。

    是他?

    唐念停顿片刻,此时站在山坡上的霍靳南,在她眼里,就是金灿灿的钱呐。

    她快走了两步,惊讶的笑道:“这么巧。”

    霍靳南眯了眯深幽的眸子,一点也不巧,他是专门等她的。

    嘴上却道:“是挺巧的。”

    唐念目光四处张望了一下,“诶?徐家两位哥哥呢?”

    她觉得徐天辉和徐天超兄弟二人说话挺逗的,便随口问了句,以为他们今天也在。

    “哥哥?”霍靳南眼皮跳了跳:“你什么时候和他们关系这么好了?”

    霍靳南神情不太妙的看了唐念一眼,看来以后不能让他们两个跟着。

    “....我就随口问问...”

    唐念也不知道霍靳南这是怎么了,神情怪怪的,她没多想,贼兮兮的笑道:“南哥,你今天收药材吗?”

    一句南哥,还算把霍靳南的脸色拉了回来。

    他挑着眉头:“再叫声我听听。”

    唐念翻了一个白眼:“南哥,你要是不收我就另外找买主了。”

    “收,就看你能有采多少了,丫头,你一个人上山,不怕遇到坏人。”

    霍靳南不紧不慢的跟在唐念身后,目光随意看着四周,也想看看唐念对药材这方面精通多少。

    唐念停顿脚步,“南哥,我先去采药,你别跟着我了,一会儿咱们在这里汇合怎么样?”

    不是唐念不想让霍靳南跟着,而是不能让他跟着

    这家伙,越看越好看,声音还该死的好听,走在唐念身后,很容易让她分心!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霍靳南声线清冷,棱角分明的轮廓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气息。

    唐念闻言抓了抓脑袋:“那你别说话。”

    “......”霍靳南嘴角微抽。

    这算什么道理,他轻轻咳嗽一声,他声音难听?

    霍靳南一脸懊恼的纠结在自己声音好听难听中,默默的跟在了唐念身后。

    唐念这会儿已经开始采草药了。

    常见的草药并不难采,只不过价格上不去,她能采的都采了。

    期间还采了不少野生菌。

    就在唐念打算往另一个山坡去的时候,她眼尾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一株药材。

    唐念眼睛大亮,盘龙参!

    盘龙参虽然不及人参稀有珍贵,但也是一种不错的药材,这几株盘龙参可抵她采的这些常见药材呢。

    唐念高兴的跑了过去,小心翼翼将眼前这几株盘龙参都采了下来。

    跟在后面双手插裤缝的霍靳南目光沉沉的落在唐念身上,这个小丫头,连盘龙参都认识,他唇角几不可见上扬。

    “南哥,我采到盘龙参了!”唐念转过脸,高兴的冲着霍靳南比划。

    霍靳南漆黑的瞳孔深了几秒。

    弯弯的眼睛,浅浅的梨涡,霍靳南不由看了一眼升起来的日头,仿佛这明媚春光,都抵不住她的这一笑颜。

    “嗯。”霍靳南轻薄的唇角微张,应了她一声。

    他将视线移开,看到唐念身后的草堆时,他神色突变:“唐念!站着别动!”

    他的话音落地已经迟了。

    唐念正高兴的收着盘龙参,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啊?啊!!”她一脚踩在身后的草堆上,整个人直接失重,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一道身影罩了下来,然后就摔在了地上。

    头顶的光亮还在,这个洞并不深,看上去像是捕猎用的陷阱坑,唐念松了口气。

    不过她坐在地上,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她下意思低头看,惊的她连忙站起了身子。

    是霍靳南!霍靳南什么时候下来成了她的人肉坐垫!

    她赶紧将霍靳南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霍靳南费劲的动了一下胳膊,他嗓音沉定而富有磁性:“丫头,这算不算,我救了你一命。”

    :。: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