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书吧 > 恐怖灵异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落雪悠莲 / 著 )
正文 (一百三十)璇玑枷印
    ‘彼岸龙凤’刚吸收了宸帝的血,杜婉便痛苦的煞白了脸,猛然睁开眼睛就推翻了陌离,眼眸深处快速的划过了一丝红光,痛苦的抱紧了头在床榻上打了滚。

    宸帝赶忙一把抱住了她,“洁儿,你怎么了?告诉我你怎么了?”

    杜婉挣扎着要挣脱宸帝的禁锢,手背无意间被‘彼岸龙凤’划破,殷红的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滴在‘彼岸龙凤’上。

    顿时,整个紫宸殿被红光照的刺眼。

    远在边成的大祭司猛然看向了皇宫的方向,是‘彼岸龙凤’,一定是圣女回归了,太好了。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大祭司加快了赶路,因此高源还未赶到边关,便遇到了他们,这也导致了他过早的知道了杜鸿鸣身死之事,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看着这一幕,陌离愣了,就那么愣愣的倒在地上没有了反应。

    红光暗下去后杜婉安静了下来,手背上的伤痕悄然的愈合了。

    宸帝扶着她躺下后踢了陌离一脚,陌离才反应了过来,赶忙爬起来就检查了,却是大吃一惊。

    “璇玑枷印,居然是璇玑玉盘印刻的璇玑枷印。”

    陌离的声音骤然的提高,尖锐的有些刺耳,“难怪,难怪,难怪我查不出任何的异样。”

    听得陌离这话,宸帝一把拉开他就将食指和中指按在了杜婉的眉间,黑眸中便快速的闪现了一抹红光,又快速消失。

    握着‘彼岸龙凤’的手又是一紧,‘彼岸龙凤’顿时就裂了缝,一丝血红从中流出,滴落在他的衣袍上,他赶忙放松了手,‘彼岸龙凤’恢复了原样,裂了的缝隙消失不见。

    “璇玑枷印,我以为有封印也只是普通的封印,没想到居然会是璇玑枷印。”

    宸帝坐到床边擦掉杜婉脸上的汗水,摸着她的脸庞,黑眸深处变得晦暗不明了。

    难怪那些人可以动用璇玑玉盘分盘逆转了时间,原来坏东西…

    不过他还是要感谢感谢她们的,不然他还得想别的办法回归。

    ‘坏东西,你的身子外实内虚,就连陌离也只能调养,不能根治,原本我以为是那不眠不休的七天熬坏了你的身子,原来是璇玑枷印在作祟,

    坏东西啊坏东西,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彼岸龙凤’在你身上?为什么你的身体中会有璇玑枷印?那明明是朔轮回之人才会被烙印的。

    我都已经要确定你也许是‘彼岸龙凤’守护者的后人了,你却又给我来了这么一下’。

    宸帝的话让陌离直接就瞪大了眼,燕归早就知道洁儿体内有封印的存在?“燕归,你早就知道…”

    “刚刚猜到的。”宸帝打断了陌离的话,直接告诉了他,他确实是刚刚才想到的。

    “洁儿究竟是谁?她是高沫心没错啊!”陌离已经快要被搞懵了,满脑子里都是杜婉究竟是谁的疑问。

    “我也想知道她是谁?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刚才的意外大祭司一定感知到了,她必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皇宫,

    到时阿源那边就瞒不住了,不出三月他们一定会到,在这之前必须处理了杜鸿鸣的事。”

    宸帝为杜婉捻了被角,便起身出了内殿,阔步向御案走去,陌离赶忙跟了上去。

    燕归此刻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那便说明洁儿至少现在没事了,唉!他这个神医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宸帝快速写了两份书信装入红黄两个圆筒中扔给陌离。

    “红色的交给影一,让他告诉燕去,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阻止高源在这一月里遇到楼兰队伍,黄色的交给你姑姑,四月之前不能让大祭司进入京都。”

    在杜婉和宸帝成婚后燕去便辞了御林军副统领的官职回了归去山庄,以前因为杜婉的原因他从来没有过问过山庄里的一切,如今他释怀了,也该为他兄长分担一些了。

    “明白。”陌离点了点头,快速就出了紫宸殿,四月之前,看来洁儿是要昏睡了。

    ……

    十五元宵后,宸帝以子代父替先皇封固述发罪己诏,言说先皇受奸人蒙蔽错冤高家一门忠烈,父过子代,先皇所犯之过他作为儿子一力承担。

    杜相未能查实愧疚难当,与十六晚自尽于书房暗室之中,暗室之中摆满了高家一门灵位,可见他这些年对当年高家之事便是心存愧疚。

    从私来说,他与高将军作为连襟,没有及时查明高家是被奸人陷害,大义灭亲导致高家满门被灭,心中愧疚难安,私下偷偷为高家设立祠堂以慰高家亡灵,从公来讲,他当时被封固认命为主审官,君为臣纲,皇命不可为。

    宸帝颁旨,高旭高将军追封忠义孝成王,其夫人马歆音追封一品德兼孝贤夫人,长子高洋追封正二品上将,小子高跃追封从二品少将,其余高家军皆官升一级,尸骸迁至卧龙山。

    卧龙山是封家皇陵之地,历代封家皇族皆葬于此,可见宸帝代父认错之心虔诚之至。

    随之颁出的还有高家被诬陷的证词证据,当年的满朝文武多半尽数参与,见风使舵落井下石,为了各自的利益将高家一门推向灭亡。

    镇国大将军龙源,高家二子高源,隐姓埋名以武状元之身进入朝堂,只为他高家讨一个公道,其孝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特,加封正一品大将军王。

    萧太后因误听误信,致使她与她的好姐妹马歆音决裂,如今骤然听到如此事实,实乃自责,自请去普济寺清修,一生为她的好姐妹祈祷。

    此诏一出便是轰动全国,如风一般快速传遍中原乃至域外。

    百姓们纷纷默契的面朝皇城俯首叩拜,声称有此君者实乃他们之幸,中原之幸,天启之幸。

    百姓们再次群聚上呈万民书,感念宸帝之徳,高家之事乃先皇之错,那些奸佞之错,不该算在他们宸帝的身上。

    宸帝大感,与皇城最高顶向万千黎明百姓鞠躬致谢。

    朝堂剩余官员中凡有参与当年高家之事者,皆罢官,于卧龙山底为高家亡魂冤灵守墓,以偿自己所犯之罪孽。

    此言一出,人们又纷纷称赞宸帝宽厚仁德,实乃明君之典范。

    此间之事传于域外,域外那些参与了当年之事的小国部落便坐不住了。

    虽然高源已经将那些小国部落打的落花流水对天启俯首称臣了,可那些小国部落虽小,但也不是随便就能灭掉的。

    他们惶惶不安的唯恐宸帝会将他们牵扯进去,于是各自不言而喻的派了使臣打着进京朝贡的借口向京城而来,顿时整个京城就热闹了。

    宸帝中宫空置多年,立后一事也因为这些域外之人的到来而被重新提上了日程,只因为这些域外各国都带来了自家的公主,他们打的是什么目的,一目了然。

    他们中原天启岂能让一个域外公主做了皇后。

    所以如今朝堂虽是被宸帝掌控,那些新任的各部大臣们也都几乎是他提拔上来的,但立后的呼声却是没有因此而减轻停歇。

    更是有一些大臣想将自家的妹子女儿侄女什么的推上皇后之位,或者是入宫为妃。

    毕竟杜相死了,杜婉便没了依靠,虽然有杜偌焕这个正二品的工部尚书哥哥,可他太年轻了,

    况且都过了多年了,宸帝却没有一点要立杜婉为后的念头,而且她至今一无所出,那些大臣们的心思自然就活跃了。

    皇家血脉的延续在他们眼中可不是宸帝一人的事,那关乎着整个天下,这便是皇家无私事。

    :。:
没看完?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